「新光公主離婚」擔憂怕7個受精胚胎強制銷毀

「新光公主離婚」擔憂怕7個受精胚胎強制銷毀

吳欣盈在臉書表示,雖然過去4年來,有心人士不斷放話,惡意在輿論面前將她塑造成蠻橫霸道的惡妻,但她至今仍堅守要維持這段婚姻,是因為她渴望擁有自己的孩子,先前也曾接受人工受孕,並完成七個胚胎,等待機會植入,但因林知延提出離婚訴訟,一旦婚姻關係不再,已經受精成功的胚胎會被強制銷毀,她為了想要保護自己的孩子,才會一再忍氣吞聲,而她唯一的希望,也是把孩子生下來,體會為人母的喜悅並承擔責任。

吳欣盈臉書全文:

從來沒有想過,我需要向外界公開我的婚姻,這原本是私領域的事情,卻因為有心人的故意操弄,我得被迫活在放大鏡下,承受議論。即使如此,我仍然在意夫妻情份保持沉默,面對一次又一次不實的報導與打擊、四面八方接連而來的流言蜚語,我只能不斷提醒自己要更勇敢。然而,我為保有婚姻所做的努力,卻沒有得到相同的回應,幾經思量,我決定不能再任由惡意的抹黑來扭曲真相,所以,我要表達,為什麼,我還要堅守著維持這段婚姻。

身為女性,我渴望擁有自己的孩子,孕育下一代,我歷經了非常艱辛的人工受孕過程,在短時間內抽取了過量的卵子,飽受身心折磨,醫生說,每個女人一生中所擁有的卵子數都是定量的,以我的年紀,身體會越來越難懷孕。好不容易完成七個胚胎,等待機會植入,我期待著,孩子能成為我們婚姻重新開始的連結,這些小生命至今依舊冷凍保存在醫院。但我沒想到,因為先生提出離婚訴訟,我當媽媽的機會竟變得如此渺茫,一旦婚姻關係不再,已經受精成功的胚胎,會被強制銷毀,每每想到我的孩子們可能永遠無法長大,我就心痛到無法言喻。有朋友勸我,離開他,重新過自己的人生,但朋友不知道的是,我想要保護我的孩子,我想要當媽媽,而不是當一個扼殺生命的劊子手,我一切的忍耐就是為了這七個小生命。我無助且悲傷,命運明明握在手中,卻由不得我自己掌握。

這四年來,有心人士不斷放話,惡意在輿論面前把我塑造成蠻橫霸道的惡妻,我從來沒有反擊,忍氣吞聲,獨自承受婚姻中種種不為外人道的委屈,因為這是我自己的選擇,我必須承擔。我唯一的希望,就是讓我把孩子生下來,體會為人母的喜悅並承擔責任。公開這些私事,是種煎熬,但,如果我再不說出來,我可能永遠等不到當媽媽的一天了。

OK忠訓國際

「新光公主離婚」擔憂怕7個受精胚胎強制銷毀

「新光公主離婚」擔憂怕7個受精胚胎強制銷毀

「新光公主離婚」擔憂怕7個受精胚胎強制銷毀

吳欣盈在臉書表示,雖然過去4年來,有心人士不斷放話,惡意在輿論面前將她塑造成蠻橫霸道的惡妻,但她至今仍堅守要維持這段婚姻,是因為她渴望擁有自己的孩子,先前也曾接受人工受孕,並完成七個胚胎,等待機會植入,但因林知延提出離婚訴訟,一旦婚姻關係不再,已經受精成功的胚胎會被強制銷毀,她為了想要保護自己的孩子,才會一再忍氣吞聲,而她唯一的希望,也是把孩子生下來,體會為人母的喜悅並承擔責任。

吳欣盈臉書全文:

從來沒有想過,我需要向外界公開我的婚姻,這原本是私領域的事情,卻因為有心人的故意操弄,我得被迫活在放大鏡下,承受議論。即使如此,我仍然在意夫妻情份保持沉默,面對一次又一次不實的報導與打擊、四面八方接連而來的流言蜚語,我只能不斷提醒自己要更勇敢。然而,我為保有婚姻所做的努力,卻沒有得到相同的回應,幾經思量,我決定不能再任由惡意的抹黑來扭曲真相,所以,我要表達,為什麼,我還要堅守著維持這段婚姻。

身為女性,我渴望擁有自己的孩子,孕育下一代,我歷經了非常艱辛的人工受孕過程,在短時間內抽取了過量的卵子,飽受身心折磨,醫生說,每個女人一生中所擁有的卵子數都是定量的,以我的年紀,身體會越來越難懷孕。好不容易完成七個胚胎,等待機會植入,我期待著,孩子能成為我們婚姻重新開始的連結,這些小生命至今依舊冷凍保存在醫院。但我沒想到,因為先生提出離婚訴訟,我當媽媽的機會竟變得如此渺茫,一旦婚姻關係不再,已經受精成功的胚胎,會被強制銷毀,每每想到我的孩子們可能永遠無法長大,我就心痛到無法言喻。有朋友勸我,離開他,重新過自己的人生,但朋友不知道的是,我想要保護我的孩子,我想要當媽媽,而不是當一個扼殺生命的劊子手,我一切的忍耐就是為了這七個小生命。我無助且悲傷,命運明明握在手中,卻由不得我自己掌握。

這四年來,有心人士不斷放話,惡意在輿論面前把我塑造成蠻橫霸道的惡妻,我從來沒有反擊,忍氣吞聲,獨自承受婚姻中種種不為外人道的委屈,因為這是我自己的選擇,我必須承擔。我唯一的希望,就是讓我把孩子生下來,體會為人母的喜悅並承擔責任。公開這些私事,是種煎熬,但,如果我再不說出來,我可能永遠等不到當媽媽的一天了。

OK忠訓國際